太阳城app平台 > 太阳城app平台 >

【智庫研究】何偉文:中國邁向製造業強國還要過幾關

  工信部部長肖亞慶上周關於我國製造業發展的介紹,非常振奮人心。中國已經連續11年保持世界第一製造業大國地位,且優勢不斷擴大。2020年製造業增加值佔全球近30%,相當於世界第二至第四位的美日德之和,不僅規模大、門類齊全,而且正在向中高端發展。在充分看到我國製造業偉大成績的同時,還應有兩個清醒判斷。

  第一個判斷,我國製造業在量上繼續大規模增長餘地不大,質的根本提升才是出路。世界正面臨人工智慧、大數據、生物技術、新能源技術重大突破的深刻變革,給我國帶來的壓力越來越大。過去的增長模式已不可持續,我國製造業正處於從量的增長到質的根本提高這一歷史節點上。第二個判斷,美國對我高技術的發展打壓和封鎖,從晶片到超算,從高端設備到工業軟體,都不是暫時的,而是戰略性的。

  綜合起來,是我國製造業處在質的戰略提升和外部戰略打壓相重疊的歷史時期。在這個時期實現創新、提升和突圍,是我國發展製造業的戰略任務。為了順利實現這一戰略任務,應當充分重視以下四個關鍵。

  一是,顯著提升製造業企業的地位和盈利水準。進入2021年《財富》世界500強的135家中國大陸企業利潤總額中,47.65%歸入電力、銀行、證券、白酒和房地産行業。非銀行企業平均利潤只有23億美元,是美國113家非銀行企業47億美元的一半。我國最大的汽車製造企業上汽2020年銷售利潤率為2.7%,德國大眾為4.0%,日本豐田為8.3%。利潤不足影響了企業的科技投入和研發,不利於它們向高端製造業的升級。而且,大量具有創新能力的中小企業融資成本高,一個重要原因是貸款成本高於發達國家,而貸款利息高恰好是中國銀行業利潤豐厚的來源。因此,需要繼續深化金融體系和資本市場改革,更深層次地脫虛向實,向製造業和其他實體經濟傾斜。

  二是,造就一大批世界行業領軍企業和隱形冠軍企業。除華為等少數企業外,我國製造業主要行業缺乏世界排頭兵。我國汽車製造業領軍企業上汽排名2021年《財富》世界500強第60位,而豐田和大眾分列第九位和第十位。我國最大的半導體晶片企業中芯國際2020年銷售額為39億美元,美國英特爾銷售額為779億美元。規模不足嚴重制約我國企業的研發投入規模,反之又制約了它們的做大做強。三星電子預計今後3年將投資2000億美元以擴大在人工智慧、半導體等領域的業務。臺積電也將投資1000億美元。中芯國際目前已披露的未來項目計劃總投資額約為165億美元。世界最大的數控機床生産商日本發那科無論規模還是技術水準都遠遠超過上海、瀋陽等領軍機床企業。因此,造就一大批高端製造業主要行業的世界領軍企業,是一個關鍵方略。

  世界許多領軍企業中,又有很多技術來自中小企業,它們中間有大量隱形冠軍。2019年世界隱形冠軍企業,德國1307家,美國366家,日本220家,中國68家。德國隱形冠軍企業掌握的核心技術是強大的德國製造技術的基石。我們既要造就一批世界領軍大企業,也要造就一大批隱形冠軍中小企業。

  三是,造就一批世界規模的中國製造業跨國公司。世界製造業領軍企業幾乎都是全球佈局的跨國公司。2020年,我國最大100家企業平均跨國指數(聯合國貿發會議依據海外資産、海外營業收入和海外員工所佔比重綜合計算)為16.1%。其中製造業企業最高的是聯想(49.8%)和華為(32%),但大多數企業的這一指數相當低。而世界跨國公司百強的平均跨國指數是58.07%(2019年)。世界製造業領軍企業的一個共同特點是跨國指數相當高,美國通用電氣、日本豐田、德國大眾等都在60%以上。一家企業只有全球佈局,並在全球佈局中尋找全球供應鏈的最佳配置,確保最佳資源、最佳人才、最佳市場和最佳行銷,才能躋身世界最強。

  四是,堅持開放、競爭的政策環境和商業生態環境。毫無疑問,世界前沿技術基礎研究需要更多的政府支援和參與,我們更要舉國之力。但對於成果商業化轉化後如何發展,應交給企業,交給市場。無論是領軍企業還是隱形冠軍企業,都應當在激烈的市場公平競爭中産生,而不是靠政府劃定或補貼。世界級的中國製造業跨國公司也只能在高水準的開放型經濟中發展和成熟。

  應當看到,中國巨大、發展前景廣闊的國內市場和海外強大的經營能力,是任何企圖對華實行封鎖或脫鉤的美國政客無法戰勝的。我們應有充分的信心,毫不動搖地貫徹中央關於建設高水準開放型經濟這一重大方針,打開國門,積極吸引世界上一切優秀企業和優秀人才來華設立研發中心和生産基地;同時積極走出去,到本行業全球供應鏈中最關鍵的地方投資。在推進世界自由貿易網路和“一帶一路”倡議中開展競爭,贏得領先,穩步邁向世界製造業強國。